南陵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原创] 曾经的那条山路

[复制链接]
查看: 143|回复: 4
发表于 2019-5-25 10:4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经的那条山路
                              南陵 马先友
曾经的那条山路,就是我青少年常走的那条山路。那条山路就是从我们村一个名叫小岭而一直通往合村八里村我的姨妈家的山路。我的姨妈家的房屋坐北朝南,姨妈家背后就是山,这房屋的背后就对着我家的方向,山后有一条蜿蜒崎岖的山路,一直延伸到小岭这座山。姨妈离我家约八里多路。
    童年,有时候我随父亲或母亲到姨妈家玩,也有时候过春节到外婆玩两天之后,再随小舅舅(比我大三岁,彼此玩得来)到姨妈家玩。到了十六、七岁时,除了逢年过节去到姨妈家玩。其余时间去的较少,除非是到那里砍柴。因那时候姨妈所住的八里村山多,柴多,烧锅做饭根本不担心没柴可烧,而我所在的虬川人多,山少,没什么柴,常常要到数里以外的地方砍柴以此来解决烧锅煮饭的问题。那时候,我的父亲是大队干部,整天穿行于各个生产队里,没有功夫砍柴,这砍柴的担子就自然而然落在我和姐姐身上。最主要还是落在我身上,因我母亲身体不好,姐姐除了要帮助母亲做些家务,还要照顾两个妹妹和弟弟(妹弟比我小得多)。在这其间我没少到我姨妈家搞柴。在搞柴中我的姨父吃的苦最多。姨父是一个勤劳而热心的人,他知道我们那里缺柴,他就我们叫到他那里搞柴,我父母很是欣慰,我更是喜悦万分,常常利用星期天和寒暑假到姨妈家搞柴。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接近暑假的时候,我家只剩两捆柴了,再几天不搞柴回来就要吃生米了。那时我已十七岁,比较懂事,就对妈妈说:“姨父不是说,没柴可到他那里砍或挑柴回来吗?”妈妈说:“好!明天是星期天,你到姨父挑担柴回来。”翌日清晨,天气晴朗。我早早起床,没吃早饭,手持砍柴刀,肩扛冲担,迈步快速向姨父家奔去,当我脚踏小岭山冈时,心想:下坡容易,等回来挑着一担柴,就难以上来了。再说,还有约七里之路途,又加上是夏天,天气炎热,挑着一担柴,那一定是很难受的,我不知是否承受得了。既然这样了,再大的困难也要坚持下去。我向着冈子走下去,一路绿树阴阴,鸟儿歌唱,野兔奔跑,显示出一种错落有致的节奏美感。我行走在高低不平、弯弯曲曲的山道上,看着一路的美景,闻着山下稻花的飘香,担心的困苦悄然冲淡了。走着走着,不觉来到了姨妈家,此刻姨父正做事回家,看到我的冲担和砍柴刀,知道我是来搞柴的。我叫声“姨父”,接着跨进屋内,叫声“姨妈”。姨父说:“你家又没柴烧了吧?吃过早饭,在我家柴堆里捆一担干柴,挑回家。”听了姨父的话,我说:“姨父呀!不能老是要你家的干柴,我到山上砍去!”姨父说:“夏天砍柴,天气很热,在加上山上毛毛虫多,是受不了的,你在这里玩玩,吃过中饭,等天气凉一点,我帮你挑回去。”我感觉到天真的很热,到山上砍柴是受不了,不好意思地点头了••••••时间过得飞快,太阳偏西,一阵风吹进屋内,深感别样凉爽,我看了看姨父,姨父明白我的意思,把上午准备好的又干又硬的一担柴,正要往肩上挑时,我说:“姨父,我来挑吧!”姨父说:“你现在正在长身体,这担柴比较重,再加上路途较远。我帮你挑回家!”说着挑上肩,迈步就走,我踏着他的脚印紧跟身后。只见那他稳步地走着,只见冲担在他肩上颤动着,只见他高大的身影向前移动着。山路崎岖,脚下生辉,鸟雀穿飞,歌唱着悦耳动听的曲子,为我们一路增添了快乐感。在不自不觉中,歩入了虬川地界,眼前是直通小岭山的上坡路,这坡度较长较陡,就是空手上坡也会气喘吁吁,何况姨父还挑着一担柴。他哼着小声一步一步登上了小岭山顶。姨父放下担子,只见汗珠从脸上滚动,在阳光映照下,泛着晶莹的光芒;白色的衬衫湿透了,像在水里刚捞起来一样。我从内心感叹道:姨父,我永远不会忘记您对我们的好处。此刻,我们在路边的一棵松树荫歇了下来。稍顷,我对姨父说:“下了这座山,就是平坦的路,我来挑吧!哦。我忘了,到我家玩玩吧!”姨父很果敢地说:“不!我替你挑到这个山下,离你家就里把路,你挑就不感到太吃力,再说如跳不动,中途可以歇歇。”我真的很不过意,要坚持自己挑,可姨父不管我怎么说,迅速挑上肩膀,一步一步向冈下走,我仍然紧跟而走,没走多远,一个趔趄,摔倒往下直滚,我姨父回头一看是我,即刻放下柴担,把我扶起,一边揉揉我的腿脚,一边问我摔得怎样。我说:“没事,不疼。”姨父这才放心,继续挑着柴担,下了冈子。山林已过,村庄呈现。姨父说“离家不远了,你挑着回去吧,如你感觉挑不动,中途可以歇歇。”说后,姨父转身而走,我一直看着姨父高大的背影在我眼里消逝,才挑着柴担,原本感到沉重的柴担,现在却感到分外轻松,这是姨父给我的力量••••••
    还记得我十八岁那年,即刚放寒假的一天晚上,父亲说:“小虎(我的小名),到你姨父砍两天柴,放到那里,等有闲工夫我去挑!”我高兴地答应了,因我喜欢姨妈姨父,他们对我很好,我也很爱他们,顺便去玩玩。第二天清晨,银霜满地,别样寒冷。我顾不得这等清冷。带着砍柴刀和冲担,兴冲冲来到姨妈家,姨父看着我的冲担和柴刀,知道我又是来搞柴的,便说:“我帮你砍两、三天柴,放到这里,等有闲工夫运回家。”姨父说后,我随着姨父上山砍柴了。砍了两天,我腰酸背疼,姨父看出来了,叫我在家休息,他继续砍一天。我想,姨父为我家砍柴,他不叫苦累,我就是累一点也是应该的,于是,我忍者苦累继续砍。三天过后砍了小小一个柴堆。第四天,吃过早饭,姨父说挑着一担柴送我回家,我说要挑。他还是照旧说,你正在长身体,还是我帮你挑回家。姨父挑着柴担,我照旧跟在后面,踏着脚下带着鹅卵石的山路,快步而走。浓霜覆盖,漫山琼枝玉树,晶莹剔透,刺人眼目。山路弯弯,冬鸟欢唱,给我们在山间行走增添闹气。当我们的脚再次踏上小岭山脚时,眼望延伸长而较陡山坡时,我鼓足了勇气,争取上坡不喘气。可姨父仍很坦然,也很悠然,一步一步登上了山顶。略休片刻,我说:“姨父,给我挑,您跟在后面,到我家玩玩。”姨父仍旧说,我把柴担挑下山冈,你挑就轻松些了。我说:“我也是大小伙子了,能挑得动。”姨夫说:“你毕竟力气没稳。”说后一肩挑起,快步走着,我匆匆紧随。快到村庄,姨父放下柴担。扭头迅然向那条山路走去••••••
    我的姨父,为了弥补我家烧柴的不足,足迹踏破了那条山路,身影常来回晃动在那条山路上。
    现在回想起我曾经走过的那条山路,我的姨父为我家挑柴的身影就不免在我的脑海中一幕一幕地回放••••••



评分

参与人数 5金钱 +50 南陵币 +50 收起 理由
绿叶 + 10 + 10
静心 + 10 + 10 赞一个!
奎湖水印 + 10 + 10 赞一个!
香浓 + 10 + 10
秋天红叶 + 10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5-25 11: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6 15: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6 18: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姨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小黑屋| 南陵论坛 ( 皖ICP备08003378号 )

皖公网安备3402000200304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3-6828345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安徽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皖公网安备 34022302000103号

GMT+8, 2019-6-20 10:04 , Processed in 0.24195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