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陵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老南陵中学教坛群芳谱

[复制链接]
查看: 1299|回复: 3
发表于 2018-9-13 08: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春记忆——
老南陵中学教坛群芳谱    (转载

我是1959年升入南陵中学的,6年后高中毕业,却因病未能走进考场。被迫留到下一年级,不幸第二年赶上文化大革命,再次痛失高考机会。我在南陵中学待了整整7年时间,可算是65、66两届的学生。这期间,教过我课和没教过我课的南中老师应该有八九十人吧,我能回忆起来的就有近七十人。
当我决定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那些直接或间接哺育过我们的辛勤园丁,很多已不在人世了。今天,当我有意识地去回想他们时,一个个名字立即从脑海里蹦出,一张张鲜活的笑脸立即在眼前闪现。
7年中,南中校长换了3任。程志生校长是个文人,很随和,作起报告来引经据典出口成章,成语俗语脱口而出。至今还记得他说的“力气是浮财,用了还会来”,这句话对我勤勉不懈性格的养成是起了潜移默化作用的。臧政校长是转业军人,平时一脸严肃不苟言笑。他在整肃校纪方面卓有成效,记得每次开大会礼堂里自始至终都鸦雀无声。刘适廉校长是个出色的基层教育家,他治理学校有经验、有创新,今天在中学中流行的那些引进优秀教师、强化汰选生源、张榜录取名单、回请优生演讲等招数他早在50多年前就采用过,高考录取率逐年攀升,南陵中学也因此名闻遐迩。
教导主任万声扬在学生的眼里是个言语不多、埋头干事的人,从初一到高三20来个班级近千名学生,教学管理工作繁重,他总能安排得妥妥贴贴。总务主任刘振铎和学生打交道不多,整天笑盈盈的,是个好好先生。秘书孔亮个子高挑、长相秀气,说话脆亮,办事利落,我们毕业以后他继任了南中校长。教务员许在强勤勤恳恳,用老黄牛来形容他是最贴切不过的了,考试卷很多都是他亲手刻印的,一手漂亮的仿宋体钢板字至今令我难忘。刘媛校医笑容可掬,热情细心地对待每一个走进医护室的学生,给学生们妈妈般的亲切和温暖。身兼门卫、打钟、收发数职的工友欧阳月波是在学生中熟悉度最高的人,他能叫得出很多很多学生的名字。放学时,他站在校门口,因患了帕金森病捧着饭碗的手颤抖不停,一边吃着饭一边乐呵呵地和走过身边的学生打招呼。我们也爱和他开玩笑,“老阳打钟,屁股朝东”。
南陵中学是南陵县的最高学府,南中的老师在这座“尊师重教”的江南小城里有着极高的地位,是受到百姓的尊重和爱戴的。那时候,学生走在街上,迎面碰见老师,无论是不是给自己授课的,都要叫上一声“老师好”,再恭恭敬敬鞠上一个90度的大躬。可惜的是,这么好的一道风景在文革中戛然消失,文革之后也不复再现了。南中的老年教师更是备受尊重,学生们看他们都是仰望着的。董晓钟和朱操一两位老先生被后辈教师尊称为董晓老、朱操老,第一次听到尊称可以这样叫,真是脑洞大开。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老南中的许多教师都是有一套看家本领的。地理教师朱操一登上讲台一言不发,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粉笔在黑板上脱手画下一张分省的中国地图,其准确程度和书中的印刷图别无二致。生物教师熊先模的绝招是板书可以双管齐下左右开弓,冬天上课,右手冷了就插进口袋,把粉笔交给左手,遇到对称图形则双手同时上,一挥而就,老漂亮的。几何老师张士铭和秦贤佑,讲例题时,两只大三角板和一只圆规熟稔地在手中翻飞,几种色彩的粉笔有序地调换,复杂的例题被抽丝剥茧,剖析得一清二楚。化学老师桂宗琏擅长吸收和自编口诀让学生记住一些重要的知识,这些口诀很多至今我也没有忘记,如金属置换序列“钾钠钙,镁铝锌,铁锡铅氢,铜汞银铂金”。在那个保守的年代,性知识是不能登堂入室的,生物老师曹己未为了让同学们掌握应知的常识,总能想办法打打擦边球,风趣幽默的隐语常常使男同学忍俊不禁、女同学面红耳赤。音乐老师胡兆林的音乐简谱教学法很有意思,他用“喳喳喳喳”的发音替代音符,用控制发音长短来练习各种节拍,这个方法使我受益匪浅,日后拿起一首陌生的简谱,三两下就可以哼出歌来。
园丁们的风采不仅展现在课堂上,他们书本之外的才华、技艺也给学生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吴鑑澂老师可以操起一把长长的锯条拉出动听的音乐,让学生大开眼界。杨洲林、王南燊老师能随时登台表演一段即兴发挥的相声,让大家捧腹不止。年轻的方维毅老师才华出众,是个人气王,琴棋书画样样拿手,身边总是包围着大批粉丝。俄语教师顾燕庭是从北京外交部一家翻译机构下放来的,他为一些同学牵线搭桥,跟前苏联的中学生建立一对一的通信朋友,这在当时是一件让受益学生引以为豪的事情。从皖南大学借调来的体育教师吴存智,身材好,颜值高,体操动作潇洒、拳法刚健流畅,仿佛吹来一股清新的体育风,很快就在校园里掀起了学习拳操的热潮。那时候我们常常到老师家里去玩,在老教师黄立钧家我们看到书架上几本正式出版的小册子是他的诗集,十分惊讶,仰叹不已。青年教师陈级高(后来也成为南中校长)和职员孟小秋结婚那天,南中的红楼热闹非凡,很多学生被洞房里的一幅对联所吸引,叽叽喳喳,窃笑不停。对联是董晓钟先生所赠,下联用李煜的一句词“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它让情窦初开的学生在长知识的同时又平添了几分情趣。1964年国庆前夕,化学老师桂宗琏热情支持我们班化学兴趣小组“制作氢气球”的想法,指导我们自制了氢气发生装置,并提供所需材料,使我们在15周年庆典开幕式上成功将100多只彩色气球放飞天空,在县城引起不小的轰动。教工篮球赛是课外最精彩的活动之一,主力队员有定海神针杨洲林、三步投手杨少青、攻守虎将王志森、远吊神器金力云,他们长传冲吊、配合默契,精湛的球技为南中教工队赢得极大赞誉,也激发了莘莘学子发奋学习的动力。
南中65届是比较特殊的一届,刘适廉校长为了提高升学率,中考升高一全县只录取了一个班,这在南中的历史上应该是绝无仅有的吧。好马配好鞍,好船架好帆,学校为65届这个“独苗班”配备了最强大的教师阵容:语文黄立钧,政治周文,俄语顾燕庭,解析几何汪用征,三角杨之象,物理兰天民,化学桂宗琏,班主任由经验丰富、善解人意的老教师黄先启担任。
黄立钧是个楷模级的老教师,谆谆善诱,诲人不倦,因为功底深厚,篇篇课文尤其古文被他讲得饶有兴味。教导主任兼政治教员周文是学生们崇拜的偶像之一,他的特殊身份——中国人民大学进修生是大家仰慕的开始,他的开放自由的讲课风格是特受欢迎的根本所在。那些原本感到枯燥、深奥的哲学问题,到了他的嘴里,总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立马变得清晰易懂。课下,善思爱问的同学喜欢缠住他,和他讨论一些热门甚至敏感的问题。我日后能够养成自觉学习各种科学方法来指导自己的行为实践,和周文老师当年的教诲是分不开的。顾燕庭很有范,说话诙谐风趣,从首都北京下放到江南小县城,心中一定有太多的委曲与不快吧,第一堂课他就跟我们表达他的不屑,“你们那是什么中山公园?那是一个茅草公园!”一口悦耳的上海普通话没有引来反感,反而博得满堂笑声。他的课教得当然没话说,只是因为后来中苏两国闹掰了,俄语渐渐派不上用场,我们日后也都荒废了。兰天民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力学专业,是刚刚被打成右派发配到这里来的。右派的可怕身份丝毫没有消减大家对这个青年才俊的崇敬之情。记得在一次课堂上,他毫无炫耀地和我们说,如果给他条件,他可以造出原南陵论坛。平静的话语,淡然的表情,没招来丝毫怀疑,学生们眼里流露出的只有震惊、信任和敬佩。汪用征和杨子象分别来自北京的两家国家级研究机构,和顾燕庭老师一样,应该是犯了某种所谓的错误下放来的吧。他们讲课既简洁明快,又深得要领,是善于传道授业解惑的好师者。货真价实的数学专家站在普通中学的课堂上,当然是大材小用,可收益满满的是我们。我和汪用征老师私交甚好,出于对数学课的兴趣,我设计制作了一个板书用的椭圆规,后来在他的帮助下得以完善。
我插入66届高三(一)班只学习了不到半年,文革就开场了。人生识字忧患始,许多辛勤园丁的苦难也由此降临。作为学生,运动开始后我也被打成了反革命,只能明哲保身,闭关独处,老师们在文革初期所吃的苦头只知道一鳞半爪。
校长刘适廉、主任周文被无数次押上批斗台,驾飞机、下大腰,肆意折磨。这样的批斗会我也当过看客,我为当时的自己没有勇气没有力量去制止恶行而感到惭愧。我省著名版画家师松龄的爱人徐美蓉当时是南中美术教师,因为丈夫的名声和她日常比较高雅的着装而被批为资产阶级臭小姐。师松龄来南中探亲的时候,他们居住的斗室竟然被封条贴得无处立身,最后夫妇俩被扫地出门,赶出了南中。个头高大的曾庆舜和其他几位右派每天的任务是管理菜园,经常可以看到他们挑着沉重的粪桶,步履蹒跚地走出校园,押解的红卫兵跟在身后。最触目惊心的是兰天民老师之死。身为右派的他第一批就被打倒,每天都有红卫兵轮流看守,完全失去了行动自由。突然有一天,他不知怎么躲过看守,一头扎进了南中校园边的市桥河,一个日后可为国家做出重大贡献的青年英才就此夭折……实情必须昭示,历史无法涂改,记下这一笔,为了让后人记住:光环之下多有磨难,风采背后深藏艰辛。
原宥我一篇小文无法历数老师们留给我的美好回忆,原宥我几千文字无法抒发对前辈教诲的感恩之情。我会永远记住的老师还有:满腹经纶的张光荣、刘世松,恭谦有加的张之斌、汪定康,文质彬彬的吕绍震、戴德贤,豪爽旷达的陶庭栋、洪英豪,和蔼慈善的黄婉莲、朱玛丽,温文尔雅的张家宝、宋静芝,一丝不苟的胡传琮、储希慧,术业精湛的郭光平、王宏业,才情满襟的朱向群、陈邦骢,不让须眉的孟淑琴、朱碧英,潇洒随意的邝振声,清秀娟丽的孙秀娟,直爽大气的高增富,默默守职的赵启龙,还有风琴王子奚家林、排球高手施从林,以及一批踌躇满志、满怀憧憬的教坛新秀季永年、金崇培、程良楷、董威、葛兆庆等,在此谨向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深深地鞠上一躬。
还记得吗,那是谁的杰作,应该早于我进校的年月就有了:“吴山有座戴雪峰,戴雪峰上有个陶庭栋(洞),陶庭栋(洞)边一片胡兆林……里有座董晓钟,董晓钟一敲万声扬。”这段老南中教师的串名诗,串得有趣,串得漂亮,我几次涌出念头,试图狗尾续貂,终因才情不逮而作罢。
时光荏苒,当年风华正茂的后生,如今已是两鬓如霜的老者。感谢文革后的拨乱反正,我得以在1978年圆了上大学的梦,再后来,我也当上了一名教师,在合肥工业大学执教数十年。如歌中所唱“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为此,我骄傲!                                                                      王泽南2016年8月于合肥


评分

参与人数 3金钱 +30 南陵币 +30 收起 理由
奎湖水印 + 10 + 10 赞一个!
静心 + 10 + 10 赞一个!
香浓 + 10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9-13 12: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南陵中学郁青楼
2009122510157434.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9: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4 17: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小黑屋| 南陵论坛 ( 皖ICP备08003378号 )

皖公网安备3402000200304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3-6828345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安徽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皖公网安备 34022302000103号

GMT+8, 2018-12-15 11:29 , Processed in 0.18881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